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花鲢白鲢究竟能不能控藻?
  
  来源: www.jssanchun.com.cn 点击:1488

鲢鱼和鳙鱼是我国最常见的两种淡水鱼,也是世界上养殖产量最高的[1]。鲢鱼、鳙鱼、鲱鱼和草鱼被称为“四大鱼”,在我国淡水渔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鲢鱼和鳙鱼不仅是我国池塘中的主要鱼类,而且广泛应用于全国湖泊水库的增殖和放流。它们已经成为这些湖泊和水库中的主要鱼类。它们的产量约占我国湖泊和水库鱼类平均产量的40%,在一些湖泊和水库甚至超过70%。因此,鲢鱼和鳙鱼无疑是中国湖泊水库中最具影响力的优势群体,也是区别中国湖泊水库与外国湖泊水库食物网结构的最显着特征。

然而,人们对鲢鱼和鳙鱼的兴趣并不局限于它的捕鱼价值。由于鲢鱼和鳙鱼主要以浮游生物为食,利用鲢鱼和鳙鱼控制富营养化湖泊蓝藻水华的想法和研究已经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2-4]。这项技术现在被广泛称为“非经典生物操纵”[5]。然而,人们对鲢鱼和鳙鱼能否控制藻类的认识一直存在争议,至今尚未达成共识。事实上,国内外对鲢鱼和鳙鱼的饮食及其生态效应的研究很多,但不幸的是,这些研究的结果往往是矛盾的,这不仅使进行这些研究的学者无法对这个问题达成统一的认识,也使那些看过这些研究的人感到困惑和无法认同。即使是在这个领域国内最权威的学术机构中,不同科学家之间的意见也常常在[6- 7]中出现分歧。俗话说,“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虽然在对鲢、鳙进行藻类控制实验时,由于实验设计和条件的不同,成功或失败的藻类控制会有不同的结果,但笔者认为,对于“鲢、鳙能否控制藻类”的理解,不应有“能”和“不能”两个结论。一方面,对问题的理解与问题本身的复杂性有关,但另一方面,由于科学研究,大多如“盲人摸象”,由于研究人员的知识基础和实验设计的合理性、能量、研究经费和实验条件,每个实验就像“盲人摸象”,不同实验的不同结果是可以预期或认可的。然而,当“鲢鱼和鳙鱼是否能控制藻类”的答案被实施时,它不应该是“不同的意见”,因为只有一个真理,它不会随着不同的研究结果而改变。那么,面对鲢鱼和鳙鱼藻类控制实验的矛盾结果,你相信哪一个?

当许多人仍然怀疑鲢鱼和鳙鱼能否控制藻类时,“非经典生物操纵”的提议无疑让人们对鲢鱼和鳙鱼控制藻类有了清晰的认识。然而,非经典生物操纵理论还不足以让所有人相信鲢和鳙鱼控制藻类的结论?L乇鹗窃诜蔷渖锊僮荼惶岢龊螅匀挥行碌氖笛橹ぞ荼砻黯愫枉悴荒芸刂圃謇嗷蛳对濉R虼耍谡庵直尘跋拢淙谎≡聆阌愫枉憬性謇嗫刂啤爸荒茉旄F胀ㄓ婷瘛保荒芨八砥笠祷蛏璞钢圃焐袒虿稍宕圃焐獭贝蠢螅熬霾哒呙挥行巳ぁ钡肿6]确实存在,至少在学术界,人们不愿意相信“鲢鱼和鳙鱼进行藻类控制”或仍然质疑它,这更多是由于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因此,无论非经典生物操纵在我国有多流行,要使“鲢鳙控藻”的结论为所有人所接受,至少应对鲢鳙控藻失败的实验研究给出一个非常合理或真正令人信服的解释,当然最好提供更具结论性的科学依据

通过他们自己的观察和研究,他们发现鲢鱼和鳙鱼不能控制藻类,或者他们发现鲢鱼和鳙鱼不能有效地摄取和消化蓝藻。

要么看过这些研究的人都同意研究者已经得出了这些结论。因此,为了解决鲢鳙能否控制藻类的问题,有必要找出导致鲢鳙藻类控制试验结果差异的原因。

在寻找鲢鳙控藻实验成败的原因之前,我们需要对鲢鳙控藻问题做一些必要的解释。首先,我们必须指出,人们对鲢鱼和鳙鱼控制藻类的理解经常有这样的误解,即鲢鱼和鳙鱼对藻类的直接控制效果是完全等同的。“鲢鳙控藻”与“鲢鳙直接控藻”的区别对于正确理解“鲢鳙控藻”问题至关重要,二者的区别也很明显,即鲢鳙控藻=鲢鳙直接控藻=鲢鳙间接控藻。忽视鲢鳙对藻类的间接控制作用会导致较大偏差。

想象鲢鱼和鳙鱼控制藻类的具体应用场景(非经典生物操纵或水源保护渔业)。当用鲢、鳙鱼控制藻类时,通常将鲢、鳙鱼按一定的数量和比例放入湖里,对藻类发挥控制作用。此时,鲢鱼和鳙鱼是湖泊生态系统中影响藻类的主要因素,但它们绝不是唯一的因素。换句话说,水体中的藻类不仅直接受到鲢鱼和鳙鱼的影响,还受到向上作用(氮和磷等)的共同或综合影响。)、竞争作用(其他藻类)和其他向下的作用(如浮游动物捕食藻类,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

此外,鲢鱼和鳙鱼对藻类的直接影响仍然存在时空过程的问题。也就是说,鲢鱼和鳙鱼并不总是与水体中的藻类在同一空间。由于鱼类的集群行为,鲢鱼和鳙鱼在一定时间内主要集中在湖泊的某一部分。因此,不同湖泊鲢鳙对藻类和浮游动物的摄食压力不同。水体越大,空间异质性越大,鲢鱼和鳙鱼对藻类影响的空间过程或模式就越清晰(鲢鱼和鳙鱼从这个饲养区迁移到下一个饲养区的过程)。例如,在浙江千岛湖,为了在水库中捕捉鲢鱼和鳙鱼,捕鱼队经常需要依靠有经验的渔民来寻找鱼的位置(渔场)。鱼群位置的变化直接反映了不同地区鲢鳙对藻类的摄食。

其次,我们要区分“鲢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控制藻类”和“鲢鳙数量不足,不能控制藻类”。也就是说,在鲢鱼和鳙鱼被放养后,藻类的数量仍在增加。是因为鲢鱼和鳙鱼放牧导致的藻类数量减少不足以抵消营养过剩导致的藻类生长,还是因为鲢鱼和鳙鱼不能食用和消化藻类,根本无法控制藻类?因为如果是由前者引起的,只要鲢鱼和鳙鱼增加到一定数量,藻类仍然可以控制。显然,这两种情况并不相同。

第三,我们必须确保鲢鱼和鳙鱼有条件控制藻类。也就是说,应用鲢鱼和鳙鱼进行藻类控制通常是在点源污染得到很好控制的前提下,或者湖泊主要受到无法控制的非点源污染的影响,因此可以使用鲢鱼和鳙鱼等生物藻类控制方法。如果点源污染在水体或非常高的水体中得不到有效控制

他们利用水库岸边8个容积为3立方米(面积约2平方米,深度约1.5米)的水泥池,将其分为两组,即甲组和乙组,同时进行作业。大约半英寸厚的水库沉积物被添加到a组的底部,而不是b组,水库水被注入到试验池中,鲢和鳙鱼的平均总长度分别为254.px(鲢和鳙鱼的比例为2:1),密度分别为每立方米0.6、18、36。同时,在库区同一个网箱养殖区选择10个相邻的网箱,分别以每笼0、0.6、1.0、15,000尾(规格7× 4× 1.8)的密度养殖总长度约为250px的鲢鱼和鳙鱼,并分为两组进行试验控制。他们每5天测量一次水化学和水生生物的变化。

每次采样时间为下午:0 ~ ,试验期间网箱未清洗,流量交换非常微弱,流速无法用微电流表测量。网箱试验前后进行水化学和水生生物学的测定。试验期(水泥池和网箱)为20天。研究结果表明,放养鲢鱼和鳙鱼可以大大提高初级产量、浮游植物生物量和p/b系数。其中,密集养殖池的变化范围大于稀疏养殖池,甲组强于乙组。同样,高鱼种密度网箱中浮游植物的生物量、产量和磷/硼系数并未因摄食鲢和鳙鱼而降低,但附着的藻类明显多于未养鱼的空网箱,网箱中浮游植物的生物量、产量和磷/硼系数略高于网箱外。此外,随着放养密度达到一定程度,水体中浮游植物也明显小型化,优势种也发生明显变化。

以A组为例,a1池中每毫克浮游植物不养鱼的细胞数为140万,a2池中每毫克浮游植物每立方米36尾的细胞数为2650万。随着放养密度的增加,浮游动物的生物量减少,也出现小型化。然而,鱼的生长随着密度的增加而恶化。实验结果表明,鲢鱼和鳙鱼不能控制水中藻类的数量。

案例2:

从那以后,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阮景荣研究员和他的同事也在1994年左右的[9号实验室水族馆条件下进行了鲢和鳙鱼控制藻类的实验研究。

他们选择了12个60升的水族馆,将它们分成3个实验组和1个对照组,每组重复3次。水族箱中添加了一种叫做wc的藻类培养基,这种培养基由活性炭过滤的自来水构成,水深为31厘米。接种罗非鱼实验留下的混合藻培养液。接种的初始密度为0.15×105个细胞/升,接种的藻类包括颤藻、镰藻、菱形酵母、栅藻、小球藻和衣藻,其中颤藻占80%以上。

藻类接种三周后,大型以每水族馆22个成年人的密度被引入。大型接种后第4周,规格分别为2.5-87.5 px的鲢和鳙鱼重新放养,放养密度平均为15g/m3。两组鲢鱼和鳙鱼分别养殖,两组鲢鱼和鳙鱼一起养殖。试验持续27周,养殖鲢鳙后持续21周。为了使接种的藻类能够生长,每个水族馆每天配备5000 ~ 6000升的光照12小时。水族馆的水温控制在25℃左右。每周收集一次水样,用于水生生物和水化学测定。取样后,每个水族馆每周都会补充等量的营养和自来水。营养补充剂按wc中剂量的1-5%逐渐增加。实验期间的平均磷负荷为0.0061gp/(m3d)。

实验结果表明,鲢鳙引入微实验生态系统后,大型的密度降低,浮游植物的密度增加,随生长和密度的增加而增加

用泵将附近的湖水注入围栏内,然后将从东湖附近收集的沉积物加入围栏内,使每个围栏内的沉积物厚度达到5厘米。沉淀一夜后,鲢鱼被放在围栏里。实验中使用的鱼是1岁的鱼,平均体长(19.1±3.3)厘米。它们都来自东湖附近的小池塘,在被放入池塘之前被湖驯化。在实验中设置了四种不同的鱼密度(0、116、176和316 g/m2),即低密度(lf)、中密度(mf)、高密度(hf)和一个空白对照(nf)。每次治疗有两次重复。尽管论文作者没有给出实验的具体时间,但从实验中提供的一些信息可以推断,实验是在2006年5月至6月期间进行的,持续了2个月。

试验结果如下:

(1)就氮磷浓度而言,围栏内氨氮低于湖水,各围栏内氨氮无显着差异;无围场的正磷酸盐浓度明显高于围场和湖水,但在三个围场中,中密度组的磷浓度最高,明显高于高密度组。

(2)就透明度而言,围栏高于湖水,而没有围栏高于有鱼的围栏,有鱼的围栏。透明度随着密度的增加而增加。

(3)虽然浮游植物的生物量与围栏内鱼类的密度成反比,即随着鱼类密度的增加而减少,但有鱼围栏内的生物量大于无鱼围栏内的生物量,表明用鲢鱼控制藻类的实验并不成功。

在分析本次实验结果与以往圈地控制藻类实验的差异时,唐、谢认为有两个主要因素:

首先,本次实验不同于以往的实验季节,其他圈地实验大多在夏季蓝藻爆发季节,使得蓝藻在没有鱼类圈地的情况下更容易爆发;

第二,在没有鱼的围栏里可能有更多的大型水蚤(但在实验中实际上是透明水蚤),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蓝细菌的出现。

案例4:

济南大学在广东省从化市流溪河水库进行了最新的“鲢鱼不能控制藻类”的围栏试验11]。

水库位于热带和亚热带(北回归线)分界线附近。其气候和水文条件可能不同于长江流域的水库。流溪河水库是典型的峡(山)谷水库,最大水深73m,平均水深21.3m,库区面积15.25km2,库容3.25×108m3,为贫困中等收入型水库。在24个围隔中进行藻类控制试验,每个围隔的容积为长×宽×深=4(m)×4(m)×6(m)。

外壳底部关闭,上部开口打开。外壳全部固定在由铁桶和铁架组成的浮床上。围堤约5000米。为了防止围栏内的鱼逃跑和水库内的鱼进入,围栏顶部比水面高出约1250像素,围栏内的实际水量约为85m3。本试验共设7个处理组,包括对照组、添加不同营养浓度梯度(包括低浓度营养盐、中浓度营养盐和高浓度营养盐三个梯度)的组和添加不同营养浓度梯度的鱼(低浓度营养盐鱼、中浓度营养盐鱼和高浓度营养盐鱼)。每个治疗组由三个平行的治疗组组成。

实验中添加的营养素是nh4no3和kh2po4。低浓度组三个浓度梯度的氮和磷分别为0.3和0.03毫克/升;中等浓度组0.6和0.06毫克/升;高浓度组0.9和0.09毫克/升。当添加营养盐时,首先用围栏内的水充分溶解营养盐,然后将营养盐均匀地溅到围栏内,充分搅拌围栏内的水,使其均匀地分布在围栏内的水体中。e中使用的鲢鱼的大小

友情链接:
上杭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jssanchun.com.cn 技术支持:上杭信息网 | 网站地图